「療傷沒有特效藥,只有寬恕與理解」

我26歲,我養父母在一年裡因病先後離世,幾年後,偶然得知我在一出生就被抱回來。

在他們生病之前那些年與過世之後,我被迫要扛起家計,辦完養母的後事,還要照料中風半身不遂的養父,才發現家裡的積蓄只剩下10萬元,除了朝九晚五的工作之外,例假日兼職打工,供應小我九歲無血緣關係的弟弟唸書。

那時養父因長期臥房背部潰瘍、發高燒時常進出醫院,一住就是二、三個禮拜,因為我必須工作才有收入支付沉重的開銷,住院期間請了看護阿姨,有一天我養父因為喉嚨有痰無法順利咳出,醫生建議氣切,當時年少不懂,也不敢自作主張決定,又於心不忍看到養父這麼痛苦,所以打電話給我伯父也就是我養父的大哥請求給我主意,伯父只回我「他是妳老貝,妳自己決定」。

於是得不到答案,隔天到了醫院,再請教主治醫生,因為不懂要問什麼,只問了如果氣切後對我養父他會如何?也沒有問後遺症及嚴重性會如何?就決定讓我養父舒服些,做了氣切手術,然而,我這個決定,讓我養父一個月後因為感染而過世,當看護阿姨一直傳訊息告訴我養父快不行了,要找趕快去醫院見他最後一面,當時我不敢再面對親人在我面前斷氣離開,我逃避不敢接電話,腦袋裡一片空白,不知所措,弟弟在上課,看著手機十來通未接電話,直到看護阿姨最後一通語音留話說我養父幾點幾分走了,要我趕快過去,不然要送去太平間,我記得當時撥電話給二舅媽,告知我養父已走了,請求她可以陪我去醫院。

大伯得知我養父過世,他破口大罵我「不孝女!為什麼擅自決定幫妳老貝氣切?不然妳老貝現在還活著?」,我啞口無言,更說不出口「曾經我有打電話詢問過您啊?是您叫我自己決定的」。

此時在電腦前梳理自己的思緒,把感受用雙手在鍵盤上一個一個敲轉化成文字,憶起我養母在我面前斷氣以及半年後養父一直撐著要我去見最後一面,我因為膽卻,逃避不敢面對一直拖延,當我趕到醫院時,我養父已送去太平間,我生平第一次進入太平間,我看到我養父雙眼未闔,嘴巴開著,我按照二舅媽的話,用手去把養父雙眼闔上,但還是半開著,二舅媽說可能弟弟沒來,我養父掛心,要我告訴養父「因為弟弟在上課,先送您回基隆殯儀館,晚一點弟弟下課會來看您」的畫面,歷歷在目。

我很少和身邊的人提及我的身世,輕描淡寫的表示父母雙亡,我照顧弟弟長大的,即便內心是脆弱的,也要表現得堅強,不讓身邊的人擔心,因為我知道別人沒有遭遇過是無法體會這種痛是有多痛!每個人都有每個人不容易的故事,過去常有人說「時間是最好的良藥。」,我曾經也這麼以為,其實並不是如此,我常在內心裡自我對話,最常問「為什麼?」「如果時間是最好的良藥,為什麼我偶然想起,內心卻有批判苛責自己的感覺?」

我想,當時我涉世未深,並不是我可以承受的了,但現實就是如此,我必須面對,辜且在當時做的每一項選擇與決定,每次再憶起,確實有很多懊悔、難過、責備複雜的情緒參雜其中,如今~我明白了,我沒有接納那時候的我所做的每一項選擇與決定,理解當時的自己是多麼的無助,我總是用很嚴苛、挑毛病的方式對待,從來沒有好好的安慰、陪伴自己,然而,我想感謝過去的我,讓現在的我,勇敢積極的面對並克服內在與外在的矛盾、分享記錄我的故事。

重新認識你的故事,是一段找到真正自我的旅程,也是改寫生命的起點。

用不同以往的角度理解遭遇,而全新的理解,將帶來全新的力量!

by江峰老師

karen yang
karen yang
文章: 2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