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停留在那個瞬間

永別了!米魯

當決定安樂,不捨之情,眼淚不禁忍不住狂飆,家裡四處每個角落都有米魯的影子,我吃飯時,聞到香味就跳上身邊坐著直盯著我一口接一口,有時還會用牠的小手掌撥撥我的手臂,甚至於直接跨上桌子想要搶我的食物;睡覺時,會跳上床,窩在我另一枕頭上陪著我睡覺,或者我在看書、上線上課程,牠也總是在我身旁默默地陪伴著,有時轉頭看牠,整個捲在一圈像個球很安心地睡覺,還會小掌搭在牠自己的臉上,有時睡覺的姿勢超怪異;常常我從外面回來,要踏進家門前,牠會走來門口迎接我,然後跟著走在旁邊一同回我房間,開始喵喵叫,似乎說:「奴才妳終於回來了!」;只要在家裡,我走去廚房,走去客廳,走去陽台,都會跟前跟後,一直在腳邊蹭來蹭去,叫牠名字(米魯)還會喵的回應我……太多太多的記憶湧上心頭,十七年真的不算短,真的很感恩米魯陪伴我這麼久。

7/11下午騎車去動物醫院看米魯,詢問醫師米魯的狀態,醫師說:即使輸了血,畢竟年紀也大了,之後身體狀況也會有其他問題產生,現在牠的狀況穩定,可以考慮接受安樂死,這樣對米魯也沒什麼不好!我說:我很不捨牠,上次住院加這次的醫療費,對我來說,負擔也挺重的,如果要讓牠接受安樂……. 話還沒說完,我實在忍不住爆哭,我很不希望米魯最後是因為身體病痛折磨而離開,卻又不捨牠安樂,然後是我來結束牠的生命,但~我必須做出抉擇,我知道我無法一個人面對,傳訊詢問我弟明後天哪一天可以請假陪我去醫院陪米魯最後一程,傍晚我弟回覆7/12請早上半天假,當我看到我弟的訊息,我哭到不行,去寵物住院區打開鐵籠,我坐在地上,把米魯抱在身上,一直狂親牠,一直拍照,離開後,騎車沿路不停地掉淚,那一天真是煎熬,我除了哭,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宣洩自己的情緒。

半夜睡睡醒醒,睡也睡不好,7/12早上五點半醒來,直接起床梳洗,決定換裝,出門去慢走一個小時,緩緩情緒,回到了家,沖個澡,弄早餐泡咖啡,腦海的畫面帶入了米魯看到我吃東西,就會來到我身旁的影像,忍不住爆哭,因為再過二、三個小時,就要和弟弟騎車去動物醫院陪米魯最後一程。

十點和弟弟從家門要下樓騎車,在進入電梯,我忍不住又掉眼淚,到動物醫院直接到寵物住院區看米魯,打開鐵籠,把米魯抱出來,喊牠的名字(米魯),我不捨地哭了,我和我弟說你也抱抱牠,當我把米魯要抱給我弟時,我弟也不捨流眼淚,在醫師解說安樂過程,然後簽下同意書後,給予我們一些時間在診療室好好地陪伴米魯最後的時間。

當醫師問我準備好了嗎?要留下來陪伴牠走完最後一程嗎?我心裡很掙扎!詢問我弟,我弟流著眼淚堅決不要面對,他說要在候診區坐著等,我為了克服恐懼及害怕,我留下來陪伴米魯走完最後一程,同時全程錄影及拍照,留作紀錄。

米魯走了第三天,我知道要堅強、我知道要勇敢面對、我知道生離死別是遲早的、我知道要放手、我知道日子依舊繼續在過,我家狗狗-哈魯似乎也知道米魯姐姐已經不會再回來了,當我這幾天在房間裡哭時,哈魯總是趴在我房間門口盯著我看,似乎知道我很難過,一直陪伴我。

現在回想7/12那天早上米魯還依偎在我身上撒嬌,把牠放在地上,還四處走動,順著牠的毛撫摸牠的頭、牠的身體,把玩牠四肢的小肉掌,摸牠討厭被人摸的肚肚,一直掙扎想跳離我身上,力氣之大,然後把米魯放在診療室檯子上,醫師及護士做好了準備,看著針筒注入米魯身體後,牠緩緩地睡著,醫師說這段時間要我好好陪伴牠,和牠說說話,隔了十五分鐘左右,就是針筒注入安樂,就這麼一瞬間,米魯就這麼走了!這一刻,才感覺到生命真的好脆弱,前一秒牠的身影還活蹦亂跳的,下一秒就…….

寫到這裡,情緒沸騰,眼淚又不爭氣地流下,腮幫子一股酸酸的。

是的!我想米魯了

karen yang
karen yang
文章: 2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